火烧冰块

大家好
我是变态
只是个可怜的变态
(´ . .̫ . `)

突然摇滚?
在暖暖上看到的牛仔裤子,觉得很不错于是给白哥哥穿上了,液

觉得面具很帅于是画了....

眼罩忘画了....

我爱管管!!我爱老白!!

我又画画了,依旧菜的一批
巨大私心瓦白
管管下次有机会再画
/盯着自己枯竭的脑洞/

一只鸡老师:

至理名言……

珍惜各位还在产粮用爱发电的太太们吧孩子下海真的很不容易🙏

(我就算了,我只想出门嫖娼

海风和暖阳和你

文笔很菜
请勿上升真人
又是题不对文的一篇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 风摆弄着风铃发出悦耳的声音,阳台门大开,薄薄的窗帘也被吹飞,遮住躺在躺椅上熟睡的男人。阳光铺洒在他白皙的双腿上,屋檐用阴影为他遮住脸上的阳光让他不被刺目的阳光扰醒

    瓦不管看得入迷,反应过来时竟已经走到人的身旁,指尖是他微长的柔软的黑发。他颤了一下,却始终是没松开那缕发丝,进而抚上男人的脸颊
 

    瘦了好多。瓦不管这么想,他曾隔着屏幕看到过他带着血色的白皙的脸庞,黑色的短发似乎很是柔软,粉色的梳子顺畅的串过他的发丝。瓦不管不止一次想把那把梳子换成自己的手

 

    现在眼前人的脸颊却不似从前那般红润,更是捏不起柔软的肉。为什么会瘦下那么多....

    轻微的呼吸声传到耳边,他蹲下身凑过去想要听的更清楚些。他太害怕失去这个人了,如果某天真的再也找不见了,那他可能会当场发疯吧

 

    瓦不管不是懦弱的男人,他可以为自己的爱人挺身而出,但他也挡不下所有,他为自己的无能悲痛。可他还能陪在他身边

 

       足够了

    瓦不管自嘲的笑了笑。躺椅上的男人突然眉头微皱,痛苦的呻吟声从他的喉间传出。他这么好强的人,也许只有在睡梦中才会如此吧

        老白    欧的白先生   宝贝 

        我在...  我还在啊   看看我

    老白可能是那种不会好好照顾自己的人。瓦不管这么催眠自己,尽管他知道那残酷的现实,他逃避了许久的现实。伸出手抚平老白紧皱的眉头,轻吻上去。这是极限,也是边界,他不能再越过哪怕些许了

    再坚强的人,承受的多了,也是会垮的

    今天很暖和,风带着海水的味道和温暖的阳光来做客,他的表情终于柔和下来。老白他喜欢海,喜欢阳光,喜欢风铃清脆的铃声。瓦不管挑了个看得见海的旅馆,买了个老白喜欢的风铃挂上。

 

    瓦不管问过老白还需要什么吗,回答是没有。其实也是有的,只不过瓦不管没同意。他想再看看自己的粉丝们,和他们说自己没事,然后直播

    瓦不管不同意,老白的身体也不同意

  

    海边人很多,瓦不管拿着两杯冰饮料在沙滩上四处张望,终于在一座人造岩石附近找到老白,他楞住了。他自己都不知道到这里后他到底失神了多少次

    老白站的那一处人很少,可能是因为太隐蔽了。金灿灿的阳光打在老白的防晒衣上,黑发被镀上一层金色,风带着海水拍过老白的膝盖。暖暖的阳光让人感到困倦,他也不例外,看起来昏昏欲睡,却强打着精神看远处的海平面。

    “猪精,想什么呢”

    “想你”老白似乎很是认真的样子

    “....”瓦不管沉默了一会儿,大笑“看来我人格魅力很不错嘛!”

    “想你带来的冰阔落”他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

    “喂猪精欧的白!”

    老白的身体好些了,可跟以前比还是瘦了太多,虽然他本人挺高兴的,但瓦不管表示还要把他养肥点。

    假期结束了,也是该各回各家了。瓦不管坚持要送老白回家,可被拒绝了。理由是[我一个几十的大老爷们还不能自己回家了吗]瓦不管尬了好一会

    打开车窗,风卷着海的味道袭到鼻腔,暖暖的夕阳将天空染红

    就像,,

写是不可能写完的,这辈子都

饥饿的万圣节

文笔菜

请勿上升真人

发的好像有点晚...

又是题不对文的一篇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 今天是个可以毫无顾忌的展开翅膀出来玩,而且还能免费拿到糖果吃的节日。这绝对是最棒的节日,老白发誓他爱人类!和他们的血液...

 

    身为吸血鬼却因为收着翅膀太憋屈不想出门,家里的血仆又都吃完了最后饿到昏厥

    这绝对是可以载入他黑历史小册子里的一件事

    醒来以后老白用他干枯的双臂费力的想要掀开床盖,或者说棺材盖。他想要趁万圣节没结束赶紧出门觅食,可耳边却传来金属碰撞的声音,他的床被人锁上了,听起来还不止一个锁。

    到底是哪个缺心眼子的傻孩子干的!

    正当老白以为自己就要反复饿死醒来又饿死在床上  并且开始自己播放走马灯的时候,棺材盖被人掀开了。无神的红眸努力聚焦想要看清那个人类,可饥饿干枯的身体却抢先一步,抱住那个青年一口咬上他的脖颈吮吸鲜血

    身体迅速恢复不再是个干尸的样子,而是一个充满肉感的身躯,除了皮肤不自然的白以及红色的眼眸和白色的头发

 

    老白对这个帮自己打开床盖的人还是心存一丝感激,于是并没有吸食太多血液,只是足够自己恢复身体的量

    被吸血的金发青年居然还大胆的回抱住他,盯着趴在自己身上的鬼思考片刻露出笑容

    “不给糖就捣蛋,白先生”

    “我们很熟吗”

    “我们不熟吗。话说今天可是万圣节”

    “不怕我吸干你?”老白生锈的脑内闪过几个片段

    “....猪精,不怕我把你变十字架?”

    老白闻言楞了一下,胸口一阵疼痛,迅速后退盯着自己冒着些许火光的胸口,焦灰的伤口迅速愈合似乎还有什么法阵在发烫

    哇靠!趁我虚弱坑我

   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法阵,只有两个小时的时限,并且只是让吸血鬼吸不了血而已。
    但现在虚弱的老白根本解不开


    这样子过万圣节根本没有灵魂!!


    金发青年发出恶作剧得逞的笑声

   “刚这就是不给糖的惩罚!我叫瓦不管,这次可要好好的,记住。”

 

    瓦不管扯下领子,被咬过的地方结起疤,他的脸颊微红,吸血鬼唾液里的兴奋剂简直让人把持不住。

    老白的眼神有意无意的瞥上瓦不管的脖颈,暗暗咽下口水,口腔里残留的血气一时间变得更加甘美。

    “瓦不管,你是魔人吗....”

    “...不是,猪精老白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肉在脑子里

等什么时候把脑细胞憋出来

再说吧

放飞的纸飞机

是以‘我’的视角写的
写的很差劲
不明所以
能喜欢的话是我的荣幸

------------------
我为什么这么菜
请勿上升真人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 小的时候,最喜欢玩的就是纸飞机了。折好的飞机上写上悄悄话,选一个风大的天气偷偷溜到屋顶,和小伙伴们一起用力抛飞出去
   
    现在也很喜欢

    乡下的高楼不是很多,只有稍远的学校是最高的。放学后我们就会跑上屋顶,带上自己折的纸飞机在那里放。

    纸飞机就是要飞得高,飞得远,飞到天空的尽头。小时候的我们对自己折纸飞机的水平要求很高

    有的人折的不好,没飞出楼顶就落到地上了。这时候几个人就争先恐后的去捡纸飞机,看看里面写的什么。虽然也没人认真在里面写些什么,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

    屋顶有一面是朝湖水的,从那里放出纸飞机的话不是飞入天空,就是沉入水底。但天空的尽头是什么,可能也是水?不过我们都不想从那面放,因为大多时候是逆风的,不好飞

    可飞出去了,就是很远很远的地方,好像能够到彩霞

    我折的不大好,有时候甚至大转弯飞回来然后被风吹落,我也只能把它收回,赌气的再折一个放飞

    大人们有时候也会来一起折纸飞机放飞。不过他们都是朝向湖水那边放飞的。几个男孩子好奇心胜,过去问,为什么你们要朝这里抛,会沉到湖底吧,一点都不好玩

    大人们只是笑了笑,说是秘密。然后唠叨的嘱咐我们早些回去后就走了

    现在想来也确实是秘密,自己的秘密

    有次遇到一个很帅气的大哥哥,黄色的头发,一个小辫子底扎在脑后,一身休闲服。可能是来旅游的,毕竟这里有一座山,虽然没开发完。

    为什么记的那么清楚呢,我不知道。可能是因为他的表情?可能是因为他聊天说过的一个大哥哥?可能是他那太过悲伤的气场

    小孩子很敏感,尤其是情感方面的。我凑到他身边,放飞一个折纸飞机。他这边是朝向湖水的一面,纸飞机有去无回,对孩子来说太浪费材料(纸张)了

    学校的操场放学后就是开放的了,他们对从天而降的纸飞机早已见怪不怪,到是有些家长会拆开纸飞机看里面写的什么。所以除了写些杂碎,也会写些恶搞的话

    这么想着,放出去的纸飞机就这么顺风飞了回来,拍到我的脸上。我很清楚的听到身边的人笑了,还是特别令人不爽的笑声。我满脸幽怨的看过去他才意思意思收回笑声

    他教了我一个折纸飞机的方法,他说,至少不会飞回来打主人的脸,然后又笑了。

    这大概就是自来熟了吧。我忍不住也笑了,对,笑自己

    之后就经常能看见他,小孩子话多的很,每次都是我说着他听着然后摆弄纸飞机,却没见过他放飞过一架

    有一天突然听他说,他喜欢的一个人病了,治不好的那种。无论他多么努力都治不好,他想要放弃了。可是每次看到他的眼睛,听到他的声音,就觉得自己想要放弃的想法有多么傻。

    我当时也不小了,知道什么是绝症,认识死亡。刚想出口安慰却又听他说

    不是身体上的病,是心里的。

    我不懂,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纸飞机。说的人认真说了,可听的人不一定认真听了。

    之后他说了很多,什么屠皇,什么分离,什么悲伤,什么希望,还有常说的一个人名,老白

    最后我抬头,看到了此生难忘的一个场景

    金发男子用指腹温柔的磨蹭着手里的纸飞机,而纸飞机上写满了字,上面还有一个卡通人物的一角
    他缓缓抬手,放飞那个‘沉重’的纸飞机。
    意外的,今天朝湖的一边顺风,他的纸飞机就这么飞了出去,飞的很远很远
    飞过波光粼粼的湖面,飞过翠绿的森林,飞过绯红的晚霞,飞过几颗闪耀的星星
    
    那一瞬间,看到的人都愣住了,而我突然想哭。因为纸飞机飞的遥远,因为上面满满的字,因为他口中的那个‘病’
   
   
    最后,纸飞机还是坠落了。我仿佛能看到哪一笔一划的字迹被水模糊,纸张被波浪冲碎的场景
 
 
    他笑了笑,说没想到飞的那么远。他和我到了别,说今天是旅行最后一天,该回去了,该回去了。

    他说了两遍该回去了,我听出他有些期待的声线,看出他满目的思念。
    我说,再见

    再见,瓦不管
    希望你和老白好好的
    再见,很高兴遇见你们
    再见,很高兴遇见你们

   
    梦醒了,我迷茫的坐起身,眼泪沾湿了枕头。
  
    纸飞机,有好好的飞起来吗
    坠落后,还会有人记得它吗

梦中的那个人

我为什么这么菜
请勿上升真人
有架空,假装他们住一个城市

---------------------
    一醒来就身处白色的环境里,老白伸出手触摸地面,有种虚幻的感觉。老白知道,这是清醒梦。大脑清晰的认知到自己在做梦

    可一般不都是能自己控制吗,老白有些郁闷。因为打一开始他就什么也做不了,只是走走停停,然后躺着打滚,没法变出什么来陪自己玩,比如许久未见的莉莉,比如游戏,比如...

    老白就当自己躺在几万平米的大床上滚来滚去,知道后背撞到一个人停下

    人?

    老白游戏慌张,别是鬼怪什么的吧,那这清醒梦可一点都不好玩了。入眼的是一个脸上带着笑意的男人,一身黑,仿佛参加葬礼一般,可又偏偏是休闲服。他点燃一根烟抽着,呼出一口呛鼻的烟气。

    他一定是故意的,一定

    尽管自己是躺着他是站着,可那烟味还是仿佛扑到自己面门上一样。老白伸手试图挥去烟气,手腕却被人握住
  
    “怎么,长得帅就可以为所欲为欺负人了吗?而且还是陌生人,松手”
 
    身前的人似乎是楞了一下,没有松手,却熄灭了烟。暗红色的眼眸盯着人十分有压迫力,老白却像是面对老朋友一样的态度,丝毫没有被压制住的样子
 
    “我知道你不喜欢烟味,可是现在,至少现在,请不要挥去它们...”

    这是哪里来的魔鬼,让人抽二手烟还理直气壮了?老白心底吐槽,手上挣扎的力度却松了下来。忍住想要咳嗽的欲望答应了

    他无法拒绝这个看起来很脆弱的男人,老白自认不是什么圣母,可他也不是什么冷酷的人。他对这个男人没有恶感,本能的,答应了他。反正也是场梦,也凉不了

    男人松了口气,似乎是要掏烟抽,但顿了下有端坐好和他聊些游戏的事情。最后老白实在是被呛的不行,眼泪不住的流,嗓子也很痛,肺还是心的部位,很痛

    隐约间,有谁抱住了他,是一个,让人眷恋的有力的怀抱
 
    梦结束了,那个男人笑得很开心,依依不舍的朝他挥手道别

  『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』
      永别   我的爱人

    睁开眼,仍是白色的屋顶,却是陌生的房间。谁在床头的,是带着帽子的男孩和眼睛泛红的金发男孩

    梦醒了,该清醒了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梦是指美好的事物,遥不可及的人,想要传递的感情

‘戒烟’

我为什么这么菜
请勿上升真人
有架空,假装他们住一个城市
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  瓦不管喜欢老白身上的味道,淡淡的奶甜味儿。他觉得他可能喜欢喝旺仔牛奶和奶茶了,和老白的味道一样。
    天气干燥的很,瓦不管擦净流出的鼻血然后捏了了纸团塞鼻孔里。这是今天第几次流鼻血了,不记得了。给加湿器添上水开到最大后打开直播,跟粉丝们打招呼,丢掉染血的纸团确认自己的声线没问题后进入YY
 
“猪精欧的白!想我了吗宝贝!”
“滚呐魔人!不想你!”
   
    接受邀请进入组队,瓦不管嘿嘿一笑闭嘴了。我想你就行了
   

    直播终于是结束了,瓦不管有些不舍下播,但发晕的头以及胃部传来的翻天倒地的感觉让他不得不下播。可能是他的声音真的有些虚弱,老白担心的询问他并且切了一个清净的小号私聊他
 
   “你是不是病了?要好好休息,最近几天别直播了,我晚上去你家看看成不?”
   “猪精?管管?瓦不管!!”

    老白有些慌,因为瓦不管不管什么时候在干什么,总是很快就能回复自己,哪怕有时候忙也会发个黄豆过来表示他在忙
    可现在什么没回
    老白匆匆下播,鸽了今天的甜蜜之家跑去瓦不管家。老白从未觉得自己所住的城市居然有这么大,大到让自己感到迷茫,不知所措
    瓦不管总是给他留一个后门,老白掏出熟悉的钥匙打开门奔进去,连鞋也忘了换。他曾拒绝收下这把钥匙,他也责备过瓦不管对自己的不设防备,可瓦不管只是打着哈哈硬是把自家钥匙塞他手里
    老白感觉有些头疼,这孩子太天真,要是遇到的人心怀鬼胎怎么办
    可当老白看到躺在厕所地上口鼻血流不止的瓦不管时,手脚一阵冰凉。他好庆幸瓦不管给了自己钥匙,他好庆幸两人住在一个城市,他好庆幸,自己来的不算晚
    

    瓦不管久违的梦到了自己的家人,一家人快快乐乐的生活在一起,没有争执,没有打骂。自己也和那个白发男孩一起生活
    随后梦破碎了,碎片后面是自己离开那个冰冷的家,奶奶在领走前塞给自己一沓钱和一个纸条,尽管不多,可还是令他鼻头一酸。奶奶的眼底似乎少了些生气,可却充满骄傲与不舍,还有就是,深深的愧疚
    接下来的日子过得很苦,但总算是熬了过来,也遇到了此生的挚爱
   

    瓦不管睁开眼,雪白的天花板,旁边是点滴瓶。医院?为什么
    视线侧移,看到靠在椅子上浅眠的人,夕阳灿金色的光芒照射在他的白发上,镀上一层金光。白皙的皮肤泛着淡红色,淡蓝色的薄窗帘被风吹起,发出声响。瓦不管有些看呆了,知道被叫了一声才回过神来
    那人已经醒了。
    瓦不管尴尬的笑了笑试图转移话题

  “老白,你怎么送我来医院了,私闯民宅加上拐卖儿童可是犯法的哦~”

    瓦不管用小女生的口吻询问并且做出双手护胸泪欲垂下的姿态
    老白十分明显的嫌弃了一阵,然后一拳锤他头上,当然,没有用力

  “你就不知道爱护一下自己的身体吗?!营养不足外加食物中毒以及鼻腔开裂流鼻血,你不是作死吗?!”

    老白明显是生气了,瓦不管被骂的发愣,眼眶发热,连忙低下头做出挠头的动作低声笑了笑,道歉了。整理好情绪后他伸出双手朝向老白
   
  “我错了,来抱抱?”

    老白皱了皱眉抱住他,然后立刻退回来

  “好好养身体,我先回去了,饭就在桌子上,多吃点,明天我再来”
  
    瓦不管乖巧的点点头挥手告别。见人彻底离开,瓦不管拿起饭盆猛吃。温暖,有些难吃,一尝就知道是他自己做的
   
    心里一阵柔软
  
    我曾爱过他
    现在也是
    哪怕他没‘戒烟’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内含些许伪白成分,烟指虚伪,戒烟就是放弃去爱不可能的人,的意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