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烧冰块

大家好
我是变态
请穿上黑色蕾丝红色高跟鞋狠狠踩在我的脸上
可以的话穿上超短裙或高叉旗袍,胖次黑色白色粉色蓝白灰色平角裤啥的都可以
请不要举报我
我只是个可怜的变态。////
关注就别了,谢谢,我很丧的
(´ . .̫ . `)

放飞的纸飞机

是以‘我’的视角写的
写的很差劲
不明所以
能喜欢的话是我的荣幸

------------------
我为什么这么菜
请勿上升真人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 小的时候,最喜欢玩的就是纸飞机了。折好的飞机上写上悄悄话,选一个风大的天气偷偷溜到屋顶,和小伙伴们一起用力抛飞出去
   
    现在也很喜欢

    乡下的高楼不是很多,只有稍远的学校是最高的。放学后我们就会跑上屋顶,带上自己折的纸飞机在那里放。

    纸飞机就是要飞得高,飞得远,飞到天空的尽头。小时候的我们对自己折纸飞机的水平要求很高

    有的人折的不好,没飞出楼顶就落到地上了。这时候几个人就争先恐后的去捡纸飞机,看看里面写的什么。虽然也没人认真在里面写些什么,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

    屋顶有一面是朝湖水的,从那里放出纸飞机的话不是飞入天空,就是沉入水底。但天空的尽头是什么,可能也是水?不过我们都不想从那面放,因为大多时候是逆风的,不好飞

    可飞出去了,就是很远很远的地方,好像能够到彩霞

    我折的不大好,有时候甚至大转弯飞回来然后被风吹落,我也只能把它收回,赌气的再折一个放飞

    大人们有时候也会来一起折纸飞机放飞。不过他们都是朝向湖水那边放飞的。几个男孩子好奇心胜,过去问,为什么你们要朝这里抛,会沉到湖底吧,一点都不好玩

    大人们只是笑了笑,说是秘密。然后唠叨的嘱咐我们早些回去后就走了

    现在想来也确实是秘密,自己的秘密

    有次遇到一个很帅气的大哥哥,黄色的头发,一个小辫子底扎在脑后,一身休闲服。可能是来旅游的,毕竟这里有一座山,虽然没开发完。

    为什么记的那么清楚呢,我不知道。可能是因为他的表情?可能是因为他聊天说过的一个大哥哥?可能是他那太过悲伤的气场

    小孩子很敏感,尤其是情感方面的。我凑到他身边,放飞一个折纸飞机。他这边是朝向湖水的一面,纸飞机有去无回,对孩子来说太浪费材料(纸张)了

    学校的操场放学后就是开放的了,他们对从天而降的纸飞机早已见怪不怪,到是有些家长会拆开纸飞机看里面写的什么。所以除了写些杂碎,也会写些恶搞的话

    这么想着,放出去的纸飞机就这么顺风飞了回来,拍到我的脸上。我很清楚的听到身边的人笑了,还是特别令人不爽的笑声。我满脸幽怨的看过去他才意思意思收回笑声

    他教了我一个折纸飞机的方法,他说,至少不会飞回来打主人的脸,然后又笑了。

    这大概就是自来熟了吧。我忍不住也笑了,对,笑自己

    之后就经常能看见他,小孩子话多的很,每次都是我说着他听着然后摆弄纸飞机,却没见过他放飞过一架

    有一天突然听他说,他喜欢的一个人病了,治不好的那种。无论他多么努力都治不好,他想要放弃了。可是每次看到他的眼睛,听到他的声音,就觉得自己想要放弃的想法有多么傻。

    我当时也不小了,知道什么是绝症,认识死亡。刚想出口安慰却又听他说

    不是身体上的病,是心里的。

    我不懂,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纸飞机。说的人认真说了,可听的人不一定认真听了。

    之后他说了很多,什么屠皇,什么分离,什么悲伤,什么希望,还有常说的一个人名,老白

    最后我抬头,看到了此生难忘的一个场景

    金发男子用指腹温柔的磨蹭着手里的纸飞机,而纸飞机上写满了字,上面还有一个卡通人物的一角
    他缓缓抬手,放飞那个‘沉重’的纸飞机。
    意外的,今天朝湖的一边顺风,他的纸飞机就这么飞了出去,飞的很远很远
    飞过波光粼粼的湖面,飞过翠绿的森林,飞过绯红的晚霞,飞过几颗闪耀的星星
    
    那一瞬间,看到的人都愣住了,而我突然想哭。因为纸飞机飞的遥远,因为上面满满的字,因为他口中的那个‘病’
   
   
    最后,纸飞机还是坠落了。我仿佛能看到哪一笔一划的字迹被水模糊,纸张被波浪冲碎的场景
 
 
    他笑了笑,说没想到飞的那么远。他和我到了别,说今天是旅行最后一天,该回去了,该回去了。

    他说了两遍该回去了,我听出他有些期待的声线,看出他满目的思念。
    我说,再见

    再见,瓦不管
    希望你和老白好好的
    再见,很高兴遇见你们
    再见,很高兴遇见你们

   
    梦醒了,我迷茫的坐起身,眼泪沾湿了枕头。
  
    纸飞机,有好好的飞起来吗
    坠落后,还会有人记得它吗

梦中的那个人

我为什么这么菜
请勿上升真人
有架空,假装他们住一个城市

---------------------
    一醒来就身处白色的环境里,老白伸出手触摸地面,有种虚幻的感觉。老白知道,这是清醒梦。大脑清晰的认知到自己在做梦

    可一般不都是能自己控制吗,老白有些郁闷。因为打一开始他就什么也做不了,只是走走停停,然后躺着打滚,没法变出什么来陪自己玩,比如许久未见的莉莉,比如游戏,比如...

    老白就当自己躺在几万平米的大床上滚来滚去,知道后背撞到一个人停下

    人?

    老白游戏慌张,别是鬼怪什么的吧,那这清醒梦可一点都不好玩了。入眼的是一个脸上带着笑意的男人,一身黑,仿佛参加葬礼一般,可又偏偏是休闲服。他点燃一根烟抽着,呼出一口呛鼻的烟气。

    他一定是故意的,一定

    尽管自己是躺着他是站着,可那烟味还是仿佛扑到自己面门上一样。老白伸手试图挥去烟气,手腕却被人握住
  
    “怎么,长得帅就可以为所欲为欺负人了吗?而且还是陌生人,松手”
 
    身前的人似乎是楞了一下,没有松手,却熄灭了烟。暗红色的眼眸盯着人十分有压迫力,老白却像是面对老朋友一样的态度,丝毫没有被压制住的样子
 
    “我知道你不喜欢烟味,可是现在,至少现在,请不要挥去它们...”

    这是哪里来的魔鬼,让人抽二手烟还理直气壮了?老白心底吐槽,手上挣扎的力度却松了下来。忍住想要咳嗽的欲望答应了

    他无法拒绝这个看起来很脆弱的男人,老白自认不是什么圣母,可他也不是什么冷酷的人。他对这个男人没有恶感,本能的,答应了他。反正也是场梦,也凉不了

    男人松了口气,似乎是要掏烟抽,但顿了下有端坐好和他聊些游戏的事情。最后老白实在是被呛的不行,眼泪不住的流,嗓子也很痛,肺还是心的部位,很痛

    隐约间,有谁抱住了他,是一个,让人眷恋的有力的怀抱
 
    梦结束了,那个男人笑得很开心,依依不舍的朝他挥手道别

  『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』
      永别   我的爱人

    睁开眼,仍是白色的屋顶,却是陌生的房间。谁在床头的,是带着帽子的男孩和眼睛泛红的金发男孩

    梦醒了,该清醒了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梦是指美好的事物,遥不可及的人,想要传递的感情

‘戒烟’

我为什么这么菜
请勿上升真人
有架空,假装他们住一个城市
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  瓦不管喜欢老白身上的味道,淡淡的奶甜味儿。他觉得他可能喜欢喝旺仔牛奶和奶茶了,和老白的味道一样。
    天气干燥的很,瓦不管擦净流出的鼻血然后捏了了纸团塞鼻孔里。这是今天第几次流鼻血了,不记得了。给加湿器添上水开到最大后打开直播,跟粉丝们打招呼,丢掉染血的纸团确认自己的声线没问题后进入YY
 
“猪精欧的白!想我了吗宝贝!”
“滚呐魔人!不想你!”
   
    接受邀请进入组队,瓦不管嘿嘿一笑闭嘴了。我想你就行了
   

    直播终于是结束了,瓦不管有些不舍下播,但发晕的头以及胃部传来的翻天倒地的感觉让他不得不下播。可能是他的声音真的有些虚弱,老白担心的询问他并且切了一个清净的小号私聊他
 
   “你是不是病了?要好好休息,最近几天别直播了,我晚上去你家看看成不?”
   “猪精?管管?瓦不管!!”

    老白有些慌,因为瓦不管不管什么时候在干什么,总是很快就能回复自己,哪怕有时候忙也会发个黄豆过来表示他在忙
    可现在什么没回
    老白匆匆下播,鸽了今天的甜蜜之家跑去瓦不管家。老白从未觉得自己所住的城市居然有这么大,大到让自己感到迷茫,不知所措
    瓦不管总是给他留一个后门,老白掏出熟悉的钥匙打开门奔进去,连鞋也忘了换。他曾拒绝收下这把钥匙,他也责备过瓦不管对自己的不设防备,可瓦不管只是打着哈哈硬是把自家钥匙塞他手里
    老白感觉有些头疼,这孩子太天真,要是遇到的人心怀鬼胎怎么办
    可当老白看到躺在厕所地上口鼻血流不止的瓦不管时,手脚一阵冰凉。他好庆幸瓦不管给了自己钥匙,他好庆幸两人住在一个城市,他好庆幸,自己来的不算晚
    

    瓦不管久违的梦到了自己的家人,一家人快快乐乐的生活在一起,没有争执,没有打骂。自己也和那个白发男孩一起生活
    随后梦破碎了,碎片后面是自己离开那个冰冷的家,奶奶在领走前塞给自己一沓钱和一个纸条,尽管不多,可还是令他鼻头一酸。奶奶的眼底似乎少了些生气,可却充满骄傲与不舍,还有就是,深深的愧疚
    接下来的日子过得很苦,但总算是熬了过来,也遇到了此生的挚爱
   

    瓦不管睁开眼,雪白的天花板,旁边是点滴瓶。医院?为什么
    视线侧移,看到靠在椅子上浅眠的人,夕阳灿金色的光芒照射在他的白发上,镀上一层金光。白皙的皮肤泛着淡红色,淡蓝色的薄窗帘被风吹起,发出声响。瓦不管有些看呆了,知道被叫了一声才回过神来
    那人已经醒了。
    瓦不管尴尬的笑了笑试图转移话题

  “老白,你怎么送我来医院了,私闯民宅加上拐卖儿童可是犯法的哦~”

    瓦不管用小女生的口吻询问并且做出双手护胸泪欲垂下的姿态
    老白十分明显的嫌弃了一阵,然后一拳锤他头上,当然,没有用力

  “你就不知道爱护一下自己的身体吗?!营养不足外加食物中毒以及鼻腔开裂流鼻血,你不是作死吗?!”

    老白明显是生气了,瓦不管被骂的发愣,眼眶发热,连忙低下头做出挠头的动作低声笑了笑,道歉了。整理好情绪后他伸出双手朝向老白
   
  “我错了,来抱抱?”

    老白皱了皱眉抱住他,然后立刻退回来

  “好好养身体,我先回去了,饭就在桌子上,多吃点,明天我再来”
  
    瓦不管乖巧的点点头挥手告别。见人彻底离开,瓦不管拿起饭盆猛吃。温暖,有些难吃,一尝就知道是他自己做的
   
    心里一阵柔软
  
    我曾爱过他
    现在也是
    哪怕他没‘戒烟’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内含些许伪白成分,烟指虚伪,戒烟就是放弃去爱不可能的人,的意思

当我抹去你的阴雨

【1】
不太可能出2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我为什么这么菜
请勿上升真人
有架空
假装他们生活在一个城市
内有欲沐,蓝A客串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   最近几日都是连绵不断的小雨,潮湿的空气渗入鼻腔。尽管刚开始很开心下雨,但久了,也渐渐厌烦起来,怀念起以前温暖的阳光
    心情也是会跟着天气变化的,虽然不太明显,但敏感些就会发现了

    今天难得不下雨,但天还阴着,老白戴上一把伞出门买食材,家里的屯粮已经在那场长久的雨天里耗尽了。躲着地上时不时出现的蜗牛,踩蜗牛和踩落叶可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感觉,老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
    肥宅快乐水,薯片,还有水果蔬菜。离开超市时还不忘买一杯奶茶喝。
    雨下得突然,老白一手拎着沉重的食物一手举着奶茶,实在是腾不出手打伞。老白无奈的笑了笑,小跑进身边的咖啡厅。里面的人很多,可能是躲雨的,也可能是喝咖啡的,不过也没什么,自己不过是腾个手打伞而已。

    “诶..是老白啊!这边这边!”

    老白刚打开伞,彭的一声,那声音就从身后传来,收起伞带着些许怨气回过头。身为家里宅现在只想赶紧回家游戏掏出手机撩莉莉,虽然很可能被莉莉警告就是了

   “沐木和欲为啊,嗯?胖子你还把爱丽拉出门了啊。大阴天的,你们这是要去哪玩”

    放下手中沉重的袋子,揉了揉手腕,欲为给他拉来一个板凳,但老白摆摆手拒绝了,表示要赶早回去
   几人扯了几句家常聊了聊直播的事,老白走之前,沐木趴上坐在外围的欲为肩上朝老白问了句

       你和虚伪还好吗

    只是话还没说完就被欲为拉回去并且吃了口巧克力慕斯蛋糕,甜味混着苦味感染着舌尖。沐木便不再说什么,好好的说再见
    老白也只是顿了一下,再次道别,打伞离开咖啡厅
    爱丽喝了口蓝胖子的咖啡微微皱眉,他不喜欢这种纯的苦咖啡,硬要说,他更喜欢加了几块砂糖和一勺奶油的甜咖啡
    蓝胖子握住爱丽的右手嘿嘿一笑,用叉子从蛋糕上抹下一块奶油递到爱丽嘴边帮他去除苦味
   
 
    到了家里,老白感觉整个人都虚脱了,掏出一瓶肥宅快乐冰可乐一口气灌了半瓶,碳酸刺激的嗓子发疼,气体在体内转了一圈又涌上来。长舒一口气感觉痛快多了
    欲为和沐木很早前就在一起的,理所当然的,很容易就被接受了。蓝胖子则是费尽千辛万苦才追到爱丽这个钢铁直男,老夫老妻时而变态的相处模式让人有些羡艳
    羡艳?我?
    不知为何,第一时间想到的,是那个穿着黑色衬衫,叼着烟朝自己招手温柔的笑着的人
    老白有点想哭,他自嘲
    手机震动的声音很烦,直接关机丢到一边去了
    雨好像变大了,这些天,都不要出门了吧...
   

    瓦不管打着一把透明的雨伞,带着兜帽,站在公交站前盯着手机屏幕
    零回复
    退出聊天界面,眼睛被兜帽的阴影遮住,看不清
    雨变小了,他收起伞低着头,看着手机屏幕
    那是一个笑得很开朗的大男孩搂着一个稍矮一些的男孩,两人笑得欢快,身后是欢乐谷的大标题,几个女生在他们身后拿着写有“OldBa1❤”的牌子四处张望
    瓦不管不自觉的笑了,天似乎晴朗了些

🐠

摘下你的眼罩
用你的双眼好好看着我
脱下你的衣服
让我好好拥抱你
扔掉你不抽的烟草
让我占有你

我为什么这么菜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想了想于是真空
私心怪要私心瓦白了

我为什么这么菜

也并不是那么爱

我为什么这么菜
请勿上升真人
请勿上升真人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瓦不管想

我并不是那么爱老白
只是粉丝喜欢而已,我不过是迎合粉丝
我喜欢老白,但也只是喜欢,不是爱
粉丝们组cp,我有时也跟着弹幕说几句
我知道老白不喜欢刷cp,所以也只是偶尔


我并不是那么爱老白
我对老白只是兄弟情,他在我危难时帮了我,我必站在他身边支持他
我宠我的粉丝,也宠我的老白
 

我并不是那么爱老白
老白和虚伪的关系很好,我看得出来,也为他们难过
这是没办法的事情,这件事也给我上了一课,我开始真正的克制骚话了

瓦不管不想步他的后尘,离开老白
 

我并不是那么爱老白
线下活动我很担心,但老白那么多粉丝,藏个人也问题不大吧
熬夜,窥屏,心里泛起阵阵苦涩
 
 

我并不是那么爱老白

瓦不管并不是那么爱老白

只是,爱入骨髓,无可救药

白月光

我为什么这么菜
请勿上升真人
请勿上升真人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『瓦白  ❤』

“诶,瓦不管你看,是我们的粉丝啊”

“瓦白啊...”

“嗯?什么意思”

“是我很爱你的意思啊,猪精欧的白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这是我很爱你的意思
    我捧着花束

这是我很爱你的意思
    我亲吻项圈

这是我很爱你的意思
    我抱紧你的照片

这是我很爱你的意思
    我划去除你以外的人

这是我很爱你的意思
    我把你拘禁

这是我很爱你的意思
    我把自己拘禁

这是我很爱你的意思
    我把我的心抹杀
    我把你放开
    我....

活着

我为什么这么菜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闭上眼  便是尸横遍地的场景
暗红的天空嘲讽着我们的愚蠢
绝望的痛吟折磨着我的心
燥热的空气灼烧着我的肺腑
焦黑的手攥紧他的裤脚,留下暗红色的血液后化为灰烬

战争

战争后的荒野

有些人还活着,被压在尸体下
他们痛苦的挣扎,最终死去

有时候
死是一种救赎
活是一种折磨

奈布·萨贝达不仅一次想过,若是自己也私在战场上,该多好哇
跟战友们一同死去,跟敌人同归于尽
而不是用战友们的命换来享受和平的余生!

可是他不能

他还背负着战友们的愿望

“活着好累啊”
他苦笑一声
“活着”